连云港市重点新闻门户网站
投稿邮箱:news@lygchina.com.cn
中国连云港网
正在加载数据...
当前位置:中国连云港网> 新闻> 看点观点>正文内容
  • 习总书记非常关注的这座港城,为何久居江苏“省尾”?
  • 2018年04月11日来源:中国连云港网

提要:4月8日,在连云港 “高质发展、后发先至”动员大会上,项雪龙引用毛主席的两句话,向全市人民发出了这样的号召:“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!我们的目的一定能达到!”我想,这悲壮慷慨的声音会长久地响在7615平方公里的港城大地上,会长久地响在534万港城人的心中!

“连云港难题”亟待破解

据媒体报道,2011年,“全国优秀县委书记”廖俊波刚刚到政和任县委书记的时候,政和经济实力长期处于福建省落后位置,他被戏称为“省尾书记”。

而在江苏的经济版区上,连云港也长期处于“省尾”。

3月8日晚,全国人大代表、连云港市委书记项雪龙应邀走进新浪网和小康杂志联合主办的全国“两会”大型全媒体访谈节目《议事厅》,就产业强市、高质量发展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和扶贫攻坚等话题接受访谈。项雪龙坦承:“后发首先是后,是对连云港这个城市的判断,它落后了,连云港在14个沿海开放城市发展得不是太快,在苏北的城市中发展也不是太快”,“ 我们达不到全省的平均水平,甚至还达不到全国的平均水平,它的发展存在着双重压力,不仅仅是质量,还有速度”。

就在昨天(4月8日),连云港召开全市“高质发展、后发先至”动员大会,规模之大、规格之高,史无前例。市委书记项雪龙在讲话中全面剖析了连云港存在的显著差距:在江苏13个设区市中,连云港的经济总量长期徘徊在倒数第二的位置。在全国首批14个沿海开放城市中,我们的地区生产总值、工业增加值排名13,一般公共预算收入、港口吞吐量排名12,也都处在靠后位置。在陆桥沿线重要节点城市中,郑州的GDP是我们的3.5倍,西安是我们的2.8倍,徐州是我们的2.5倍,洛阳是我们的1.6倍。从GDP来看,2009年到2017年,我们与徐州的差距从1450亿元扩大到3965亿元,与盐城的差距从976亿元扩大到2443亿元,与淮安的差距从180亿元扩大到747亿元,与临沂的差距从1169亿元扩大到1705亿元;而我们相对宿迁的优势,从114亿元缩小到29亿元。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看,我们与徐州的差距从74亿元扩大到287亿元,与盐城的差距从37亿元扩大到145亿元,与淮安的差距从6.5亿元扩大到15.8亿元,与临沂的差距从1.5亿元扩大到70.5亿元,相对宿迁的优势从27亿元缩小到14亿元。而且,一些区县在区域经济中的排名也不升反降。

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,1958至1965年,连云港市GDP年均增长44.4%,到1965年,连云港市人均GDP在全省仅低于苏锡:湍暇,这种良好的经济基础让连云港顺利地进入到沿海开放城市备选目录。直到 2000年,连云港国内生产总值尚在淮安、宿迁之上,但从2001年开始,连云港一直处在全省地级市倒数第二的位置,且与唯一的追兵宿迁市的距离愈来愈近。但在不少单项方面,宿迁已走到连云港前面。比如,2017年,宿迁以年度测评全国第一、三年综合评分全国第一的优异成绩,摘得“全国文明城市”这座分量极重的桂冠,而连云港今年2月才被中央文明办确定为2018—2020年创建周期全国文明城市提名城市,刚刚开启新一轮的创建之路。

曾任连云港副市长15年、其中常务副市长5年的周保法同志,在退休后撰写的回忆录中这样痛陈:“我什么都不担心,我就担心连云港排名倒数第一。”这被称为“连云港难题”。

在连云港的各大网络论坛里,经常会有人这样发问:连云港何时会成为“十三妹”?

“经济洼地”背后的“政治洼地”

在江苏,苏州是公认的 “政治高地”,在此主政的官员屡屡被提拔,走上更高的领导岗位。那么,连云港呢,无疑是江苏的“政治洼地”。

3月28日,江苏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在南京举行,会议决定任命了省政府秘书长和省政府组成部门主要负责人,其中杨省世为省财政厅厅长。

杨省世此前为连云港市委书记,于今年2月26日刚刚卸任。查阅其个人简历可知,杨省世为中央下派干部,曾长期在交通运输部任职,拥有工学博士学位,2009年3月起任交通运输部财务司司长,跻身正厅级。下派江苏后,一直在镇江、连云港两地任职。2010年11月,任镇江市委副书记(正市级);2011年1月,任连云港市委副书记,代市长、市长;2013年4月,任镇江市委书记;2014年1月,任镇江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。2014年9月,原任连云港市委书记李强落马,杨省世以“救火队长”身份重返港城掌舵。

而在今年初省一级领导班子集中换届中,同处苏北的徐州、宿迁、盐城三地党委主官齐升副省级:徐州市委书记张国华升任云南省副省长、宿迁市委书记魏国强升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盐城市委书记王荣平升任江苏省政协副主席。而担任过两市市委书记、已任正厅级职位9年的杨省世在仕途上未能再进一步,仅仅平调至省厅工作。

仔细梳理连云港市党委主官擢升情况,可证“政治洼地”之说不虚。1962年6月2日中共江苏省委、江苏省人委联合通知:原徐州专区所辖连云港市改为省辖市,由省委、省人委直接领导。56年来连云港历经16任市委书记,仅有两人在任上得到擢升,一为季允石(1984.07—1989.06),升任江苏省副省长;一为王国生(2000.08—2001.12),升任江苏省委常委。另有两人平调至省里任职后,又辗转得到升迁,一为金逊(1974.02—1977.10),平调任省财办主任后,又升任省革委会副主任以及省委常委、常务副省长;一为陈震宁(2001.12—2005.06),平调任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厅长后,先后改任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、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,于2016年12月升任江苏省副省长,今年1月起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、党组副书记。

而和连云港毗邻的宿迁、徐州,其党委主官的仕途则明显“鲜亮”许多。宿迁自1996年建市以来,6任书记有5位在任上擢升副省级;徐州最近4任书记则有3人得到提拔。

江苏素有“干部经济”之论,各级干部在经济社会发展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。市与市之间在干部使用上的差别,或许正应了一句老话:有为才有位。

“腐败拖累了连云港的发展”

连云港地处江苏省东北部,位于中国1.8万公里海岸线的中部,南连长三角,北接渤海湾,隔海东向日韩,西连中西部地区以至中亚,是沟通东西、连接南北的重要战略枢纽。在官方的宣传中,连云港是江苏“一带一路”交汇点建设核心区先导区、国家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、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。

“横贯中国中部大干线之终点”、“少去结冰,大为优越,内地水运上有独占之位置”,早在1919年,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在《建国方略》中,便将连云港确定为“可容巨舶”的“东方大港”。

2007年元旦,温家宝总理在连云港视察时,对这座港城亦期之殷殷,他指出:“我们今天突出谈的一个问题,可以作为中央和省委加以进一步论证的问题,这就是搞好连云港的规划和建设,加快连云港的建设步伐,从而使连云港成为连接沿海地带包括环渤海湾、长江三角洲以及浙江、福建的一个中间环节,又使连云港成为陇海线经济发展与沿海经济发展相沟通的一个纽带。”“连云港港,小而言之是带动苏北发展的龙头;大而言之可以带动江苏省的发展;再大一点,从全国区域范围可以带动经济协调发展。”

然而,在当地网络论坛里,港城人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:“为什么海、港、山、城都具备的稀缺城市,发展的总比别人慢?”

不少观察人士认为,连云港的“硬件”得天独厚,但“软件”却难尽人意。这,或许正是港城蹒跚慢行的根本原因。

众所周知,近年来,连云港连续两任书记相继落马,在江苏地级市中绝无仅有,给这座城市的政治生态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毒害。港城人都有这样的共识:是腐败拖累了连云港的发展。

2017年12月27日,江苏省委召开全省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,在会上播放的警示教育专题片《坚决铲除党内政治生态“污染源”》中,已落马的连云港市委原书记王建华和连云港市委原常委、原常务副市长唐国海联手“出镜”忏悔。在连云港任职期间,王建华立“山头”、组“圈子”,大搞人身依附和利益输送,在政治上任人唯亲、排除异己,在经济上肆意妄为、疯狂敛财,在生活上放浪形骸、骄奢淫逸,严重败坏了港城的政治风气和政治生态。

2014年9月17日上午,连云港市委召开廉政警示教育大会,会议由时任市委书记李强主持,约11时30分会议结束后,走出会场返回办公室的李强即被纪检部门的人带走调查,随后中纪委网站发布了李强“落马”消息。据媒体披露,李强在任内被市民称作“扒路书记”,喜欢上马重大工程,从建新城、掘马路、修BRT(城市快速公交)到搞连博会,一把把钞票花出去,连云港的经济发展未见起色,各种问题却接踵而来。直到李强落马,其“高、大、快、上”的真正意图才豁然揭晓:很多工程与李强的直系亲属之间关联紧密,李强对工程建设插手到了“明目张胆”的地步,“不是李强带来的工程队,根本没机会。”

腐败拖累了连云港的发展步伐,久居人后的被动局面又极易形成“落后魔咒”、“落后惯性”,诸如视野狭隘,安于现状,畏首畏尾,惰性严重,小富即安,小进即满,等等。诚如连云港市委书记项雪龙所言:落后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动于衷,甚至麻木不仁!然而,“无动于衷”、“麻木不仁”常常就是落后地区人的精神状态的“标配”。

杨东升先生主编的《连云港智库2015》一书中,收有一篇题为《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进一步加强连云港投资发展软环境建设》的调研文章,直陈连云港投资发展软环境存在的诸多问题:思想观念环境上,不够开化、更新缓慢;政策环境上,不够完善、不够优惠、落实不够;法治环境上,法制不健全,执法水平不高;政务环境上,政出多门,程序繁琐,效率低下;市场环境上,中介欠缺,秩序混乱,服务较差。

文中列举的一些事例可谓触目惊心:政策的落实过程中存在着“截留”、“克扣”以及“问则惠,不问不管”的现象;有些执法部门不能公正执法,甚至执法犯法,把执法当做一种产业经营;一些并不复杂的经济纠纷案件往往也要花上很长的审理时间,并且要做大量的幕后交易;市级一些部门各行一套,政策规定互相打架,缺乏统一性和协调性,投资者无所适从;一些部门遇事先从小团体利益考虑,形成部门“中梗阻”,此类现象占涉软投诉比例高达40%;连云港工业项目基本建设审批流程走下来,要跑32个部门,盖章100多个,平均审批周期要400多天,涉及中介服务10多种;相当部门工作人员办事推诿、拖拉、马虎,有的解释政策、执行政策模棱两可,有的甚至“吃、拿、卡、要”;许多投资者认为,机关仍然是“门难进、脸难看、事难办”,并且往往是“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”……

连云港软环境方面存在的问题颇有积重难返的趋势。据连云港统计局数管中心2018年1月18日发布的《2017年连云港市工业企业生产经营景气状况分析》显示,通过对全市303家样本企业调查,结果显示全市工业企业景气指数处于相对景气区间,其中工业企业家信心指数为115.7,企业景气指数为115.6,但从全年来看企业景气指数年内持续走低,后期工业经济增长动力不足,企业对来年工业生产信心不足。

另外,据最新出版的《中国地方政府绩效评估报告(2017版)》显示,连云港在全国地市级政府综合绩效排名中位列第42位,在省内排名第9位。但在分职能领域绩效排名的第五项“政府内部管理绩效排名”中,连云港仅列全国第202位。政府内部管理绩效包括依法行政、政府效能、行政廉洁、行政成本、行政公开等五大职能领域,是政府组织的生命线,不仅是政府有效履行经济社会发展职能的重要前提和保障,而且直接关系着政府自身的良好形象。

面朝大海 后发先至

今年江苏省两会后的首次调研,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选择了连云港。2月5日至6日,他用两天时间深入调研。在听取连云港工作汇报后,他说,连云港作为全国第一批对外开放的沿海港口城市,区位条件独特,战略地位重要,发展潜力巨大。习近平总书记对连云港发展非常关注,我们一定要牢记总书记的嘱托,奋力推进高质量发展,特别是在“一带一路”建设中发挥好连云港的支撑作用。

娄勤俭书记所说的“习近平总书记对连云港发展非常关注”并非虚言。

2009年4月20日,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视察连云港,他深情寄语港城干部群众:“孙悟空的故事如果说有现实版的写照,应该就是我们连云港在新的世纪后发先至,构建新亚欧大陆桥,完成我们新时代的‘西游记’。”

沿着风景优美的海滨大道驶入连云港港区,庙岭港区的中哈物流基地非常壮观、抢眼。据悉,中哈物流基地作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后落地的第一个经贸合作实体项目,它的签约、开工、运营,4次获得中哈两国元首见证。2013年9月7日、2014年5月19日、2015年8月31日和2017年6月8日,习近平总书记先后4次出席中哈(连云港)物流合作基地的签约及启用仪式,这样高的规格,这样密集的关注度,在江苏省13个地级市中绝无仅有。

没有思想上的破冰,就没有行动上突围。落后已久的连云港,迫切需要来一场思想大洗礼、观念大变革、精神大振奋;沉默已久的港城人,迫切需要来一场大爆发、大呐喊、大追赶!

错过了昨天,千万不能错过今天!

今年2月26日,原任连云港市长的项雪龙接过了市委书记的接力棒。据悉,项雪龙曾援疆3年,有“拼命三郎”之谓,在霍城县工作期间,项雪龙和其他6位同志被授予了全疆唯一的集体二等功。惟愿这条“龙”,尽快搅动那片沉寂太久的“海”。

4月8日,在连云港 “高质发展、后发先至”动员大会上,项雪龙引用毛主席的两句话,向全市人民发出了这样的号召:“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!我们的目的一定能达到!”我想,这悲壮慷慨的声音会长久地响在7615平方公里的港城大地上,会长久地响在534万港城人的心中!

祝福连云港:面朝大海,后发先至!

资料来源|连网、连云港日报、连云港市人民政府网站、连云港市统计局网站等



责任编辑:蔡媛媛
相关新闻更多
   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!
文章排行榜